他走了

親人,朋友,寵物,偶像離世了,放過他們,放過自己。我就是看不過眼才寫這篇,看不過眼你不停傷害自己,同時也傷害看到你傷害自己的人,他們走了這麼久,還是見你不斷抱怨,怨恨,傷心,哀痛。不是說他們離世你不可以傷心,當然傷心!但傷心有個限期,而你知道傷心不會一輩子,你知道離開的人也不想你為他們永遠傷心(如果佢想有人為佢永遠傷心佢都幾變態。先說明,永遠記得和永遠傷心是兩回事),而你永無止境的傷心也會為身邊的人帶來困擾。你看我的BLOG就先不要理會任何宗教信念的問題,有緣來到就聽聽我的說法。

譬如,你的狗狗被壞人害死了。

每個post都對狗狗說「我知道你還在我身邊」「我每天都掛念你」「不要離開我」「上天不公平」「我不願意讓你離開」

然後你說「壞人有天收」「希望你不平安」「我要你一輩子不快樂!」

所有東西死了,他們都需要繼續前行,死亡不是一個停頓,只是肉身用完,那下一步呢?不跟你討論這沒完沒了的話題,但你要知道狗狗需要繼續前進,就像我們每天在生活一樣,你不可以說你今天選擇不活一天。

生物之間有聯繫,你的「掛念」,你「不許/不接受牠離開」的力量就是一條粗粗的繩索,每個意念把牠大力大力的拉回來。聽起來都知道這度力是跟牠要去的方向是反方向,那度力是令雙方不舒服的,是夾硬來的一度力。

不是不可以掛念牠,但正確的掛念是,當每次掛住狗狗便對上天說一次:

「我從心祝福牠,希望牠路途順暢,幸福快樂。」

這是你唯一可以/應該為牠做的事,最好的事,最不傷害牠和任何人的事。

壞人方面,你對他怨恨也是自然的反應,但那永無止境的怨恨不會為任何人(包括你,狗狗和愛狗狗的人)帶來任何好處。對他作出審判的,不應該是你,不是法庭,而是上天的責任。大家看不過眼的事,大奸大惡的人,偷呃拐騙的商人,粗心大意的司機,出軌的另一半,沒醫德的醫生,埋沒良心的人,他們的出現當然有原因,可是你們憤怒地配合又其實很對位。人間的遊戲就是這樣,某人殺海豚,大家憤怒,讓更多原本沒有感覺也沒有理會的人開始關注,關注度下降,又有人出來殺海豚。。。

一個個漣漪泛起,生命影響生命。表面看上去不是正面影響,不是開心的事,但其實是通往完美結局的第一步,但相反有時看似是微不足道的事,卻往往被這一小步改變歷史。

我是不是去了深奧的那邊…sor

Anyways (香港人最愛用的anyways,哈哈)你有權選擇做那一種人:

A 是正常角色,給反應的群眾。B 是看透世事的人,短暫憤怒後,以愛與祝福去某程度上化解負能量。如果選擇A 做群眾,要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,不要讓它越變越大,變得一生也在憤世嫉俗,吞噬了你的人生。如果你一生也在怨恨一個人,一個組織,一個政府,你就把人生交給了他,他變成了你生存的重點,你以為你對狗狗的愛是重點?其實你對那壞人的恨才是重點。你的怨恨是你心魔的食糧,他每天吃得飽飽,見你越傷心,魔鬼(不是說那個「壞人」呀,是你自己製造那個影子)就越來越強大,你會用更多力去恨他,一眨眼,你已經老了,看似做過很多事,結婚生子,工作成就等等,但其實那個人的影子(你自製的)掩蓋住你整個人生。

所謂放過,不是求你放別人一條生路,你沒有資格。你要放過,因為你根本就不應該用思想的力量死纏著他,她,牠。離世的人/動物多數都知道自己要move on,在生的事,誰是誰非都已經放下,很多時反而是還在世的人放不開,那放不開的能量索緊緊的把他們一個個拉住,你是愛他還是害他呢?雖然拉人下來時你的手也會受傷,但你這些人硬頸非常,所以我都不打算從這一個點去勸你,你覺得你很愛狗狗,在你身上的傷害也是愛的一種。

記住,你放過壞人,不怨恨,不代表你認同他的所作所為,你只是為世界製造一些更好的能量,而不是發出一個傷害全部人的元氣彈。

你不再傷心不代表你已忘記那個離開了的人。

你不再傷心不代表你對那個離開了的人沒感覺。

你不再傷心不代表你已不愛那個離開了的人。

覺得無法改變的話,乖乖地重複再看這篇文章,看到懂為止。我能為你做的只有這些。祝你和離開了所有人和動物幸福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