⚡️不開心的盡頭

到盡頭了嗎?

望下面。

盡頭的下面好像沒有盡頭。

要不要下去試試看。

如果往下走,

你將會到下一個令你喘不過氣的盡頭,

你將永遠在水底,

七孔入水,

水是無限的多,

沒有盡頭。

你將會不見天日,

哀求永遠的離開,

你會比負債更難受,

比被虐更難受,

比被拋棄更難受。

下面漆黑一片,

是很吸引,我知道,

如果我在下面見到你,

一定稱職地把你折磨到永遠…. 

💩「最佳損友」

叫你不要做的事,

你都做了!

叫你要小心一點,

你出事了!

叫你不要容易信人,

你忍不住信了!

我說放棄你,

你看著我,

沒有反應,

一副「我就是這樣子」的態度。

你很有性格,

真巧,我也是,

救得你一次救不了一百次。

死八婆你好自為之。

人類最好的朋友是狗,

我吠得很大聲,

可是你裝聽不到。
#EKEEssp #千字文

👻我要試一次

寫這個題,不知怎下筆。
有什麼我未試過?

最差的我都試過,

真的,但難道我什麼都要跟你交待?

媽說過:

「你一定什麼都試過,

但你不會繼續。」

她就是太了解我,

沒什麼事會讓我上癮,

我要完結一件事是多麽容易的事。

很多人離不開的壞習慣,

我轉身就走。

我已經再沒有要試什麼的慾望,

反正「這個年代有什麼不能遺忘」

沒有一個show不看會後悔,

沒有一個國家不去過會後悔,

沒有一份感情放棄了會後悔,

沒有一條路不試會後悔,

沒有一件事錯過了應該飲恨。

「後悔」只是

你自己告訴自己的一個愚蠢感覺。

你可以告訴自己相反的東西。

然後,

你對什麼事都不再著緊,

什麼都不理,

什麼都不試,

平安。
#千字文 #EKEEssp

👾 幻想情人

我知道同年的人思想未必是同年,

但我就是喜歡,

你理得我。

他喜歡我,他非常喜歡我,

但他不會因爲我而失去自己。

他的事業,他的生活,

他的日常都不會因我而改變,

我只要知道他愛我。

不看球賽,不玩遊戲機。

不用高大威猛,

反正我都是個沒身材的排骨精。

我根本沒有要求,

如果我愛上一個完美的人,

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愛他。

當他被火燒爛,

從高處墮下,

全部人都避開而我還留下的話,

那是我幻想中的真愛。

既然是幻想,就是想怎樣都可以,

為什麼我還是要一個不完美的人?

愛就是盲目。就是蠢。

連在幻想世界中都不肯放過自己。
我愛一個跟我一樣的人,

但我一點都不愛我自己。

🎂浪漫晚餐

你想跟我吃譚仔,

你毒自吃過很多次。

你想跟我吃翠華,

你毒自一人一星期吃三次不出奇。

你想跟我吃麥記,

就是連吃什麼都不想去想的時候,

一個人不知怎算的時候,

你沒有靈魂地走進麥記買外賣。

你的薯條永遠吃不完,

你想我幫你把薯條完成。

「毒自一個吃飯也很浪漫啊!」

對。所以你天天都浪漫。

你知道有我在,吃什麼都更浪漫,

吃名貴晚餐,吃譚仔,

就算吃屎都浪漫。

你想跟我一起吃出乎意料地難吃的一餐,

一起經歷一些好的,

也要一起經歷一些壞的。

五千餐當中,

印象最深反而會是難吃的那一餐,

而跟我吃這餐的人就是你。

只有你。
人人都可以陪我吃牛扒,

身為浪漫主義者,

我就是需要你這個跟我浪漫地吃屎的人。
#ekeessp #浪漫 #晚餐 #千字文

💔 你令我吐血

每天見面的,

煩厭愚蠢的,

無理取鬧的,

自以為是的,

你們令我反眼,未至於吐血。

每天醒來枕頭上的血,

是為了一些千奇百怪的人而吐。

不知道你要什麼的,

不知你想怎樣的,

連你自己都不知想怎樣的,

報名還是不報名的,

交了錢又不來的,

當初你自己說要來,

然後上課日潛水,

逃避我的。

是我做了什麼令你改變,

還是你想通了,

不應該跟女巫連繫,

還是你沒有改變主意,

只是有些事,

有些事……

請不要把我推到把你blacklist的地步,

因為基本上,

我愛每一個人,

我慣了當仁愛忍耐吐血那一方。
#EKEEssp #深水埗 #千字文 #吐血

🖤 唔湯唔水的關係

「你們一起多久了? 」
「一年多。」
「關係發展到哪裡?」

「有一起去過幾次旅行,他有心事會找我,不用工作會盡量抽時間找我,他有另一半的,而我不是他女朋友。」

「那~ 是什麼關係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這種「我不知道」的關係比「我知道」的關係多很多。如果你是答「我不知道」的一方,你是幸福的,因為權在你手上。最怕是答「我也想知道」,這表示你要等待另一方發落。你就在監獄裡,知道自己有被判死刑的可能,知道自己有重獲自由的可能,你每一天在等待結果,但是一天一天的過去,外面都沒有消息,你不敢放鬆下來,因為隨時有一天法官會判你立即就要死。也有可能你一路胡思亂想,一路亂去估,一路估到你自然死去為止,一生就在監倉裏,孤獨地,妄想地,分裂地,根本沒有人理過你,獨自慢慢老死。
有人說其實你可以自己選擇走出監倉,塔羅牌也的確有這麼一個說法,但塔羅師也十分清楚當時人的感受,就是自己不願出去,就是想等那個恐怖的結果,不是覺得一絲希望十分之吸引而留低,而是自己犯賤很想親耳聽一次法官的結果。就像有些人明明已經不理你,一段關係無疾而終,過了幾個月還是要來問塔羅,問究竟對方在想什麼,是不是已經真的沒有可能。其實表面證供完全成立了,問牌只是多此一舉,就算塔羅師說他不愛你了,其實問者還是想親耳聽一次那個恐怖的判決從他口中說出。為什麼人就是有這種自我虐待的癮?明明上天已用一個比較溫和的方法告訴你,用時間和日子慢慢告訴你,你就是偏偏要把槍頭放入自己的嘴巴,然後一槍打進去。